纳戈尔诺-卡拉巴赫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axhw.com/,欧冠费伦茨瓦罗斯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位于南高加索。介于下卡拉巴赫与赞格祖尔之间,包含小高加索山脉的东南支脉该地区多属山地与森林。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普遍被国际承认为阿塞拜疆的一部分,2020年11月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根据停火声明交换阵亡士兵遗体

1988年卡拉巴赫运动发生起,阿塞拜疆就无法对该地区行使政权。1994年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战争结束后,在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明斯克小组的调停下,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政府代表已经针对该地区的争议状态举行过多次和平会谈。2020年9月27日,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爆发新一轮冲突,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双方均指责对方违反停火协议,率先发动军事行动。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所在地区古代曾存在库拉-阿拉斯文化,分布于库拉河阿拉斯河之间。

当时该地区的人口组成包含多种原住民与移民部落,大部分都不属于印欧语系民族。

依据主流的西方理论,这些民族大约在公元前第4至第2世纪被亚美尼亚统治,并与来到此地的亚美尼亚人互相通婚;其他学者则认为,亚美尼亚人早在公元前第7世纪便已移居此地。

大约在公元前180年,阿尔扎赫成为亚美尼亚王国的15个行省之一,并维持至第4世纪。

阿尔扎赫虽然名义上维持行省状态,但实际上可能形成了一个自主的公国——就像休尼克省一样。其他理论则主张阿尔扎赫是一块官地,直属于亚美尼亚国王。

亚美尼亚国王提格兰大帝(公元前91年-前55年在位)在阿尔扎赫建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提格兰纳克特——四座城市之一。古代提格兰纳克特遗迹座落于今首府斯捷潘奈克特东北方48公里处。有一群国际学者在此进行研究。

公元387年,亚美尼亚被拜占庭萨珊波斯分割之后,阿尔扎赫与乌提克两个亚美尼亚行省被高加索阿尔巴尼亚王国接收,该国随后被亚美尼亚人的强势宗教与文化所影响。在此时期,阿尔扎赫与乌提克的人口由亚美尼亚人及多个亚美尼亚化的部族组成,亚美尼亚文化与文明在中世纪早期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兴盛发展。

在公元5世纪,有史以来第一所亚美尼亚学校在亚美尼亚字母发明人圣梅斯罗布的努力下,于今日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阿马拉斯修道院开幕。

圣梅斯罗布积极地在阿尔扎赫与乌提克宣扬福音。整体而言,梅斯罗布在阿尔扎赫与乌提克完成三次旅行,最远到达大高加索山脚下的异教徒地区。

第7世纪的亚美尼亚语言学与文法学家,在他们的作品里描述阿尔扎赫的亚美尼亚人有其自己的方言,并鼓励他的读者去学习。同样在第7世纪,亚美尼亚诗人达夫塔克·克托赫写下他的作品《茱恩雪太子之死挽歌》,其中每一节都依序以一个亚美尼亚字母作开头。高加索阿尔巴尼亚王国唯一的一部综合历史书,是由历史学家莫夫西斯 · 卡汉卡特瓦齐以亚美尼亚文字写成。

821年,亚美尼亚王子沙尔·孙巴提安在阿尔扎赫带领反叛建立了卡臣王朝。该王朝将阿尔扎赫当成公国统治,并延续到19世纪初期。

到了1000年,卡臣王朝宣布成立阿尔扎赫王国,并由约翰 · 西尼切里布担任首任统治者。

刚开始,位于阿尔扎赫南部的迪扎克也成立一个王国,由古阿兰夏希克王朝统治。该王朝延伸自最早的高加索阿尔巴尼亚国王的血统。

1261年,迪扎克最后一位国王的女儿与阿尔扎赫国王哈森 · 贾拉尔 · 多拉结婚后,两国合并成一个国家从此阿尔扎赫继续维持一个实质独立的公国。

卡拉巴赫半独立“五公国”(奎里斯坦、吉拉伯德、卡臣、瓦兰达与迪扎克),普遍被视为亚美尼亚最后存留的国家体制(15至19世纪)。

在15世纪,卡拉巴赫地区臣属于先后由黑羊王朝白羊王朝的突厥人部落联盟统治的国家。

土库曼人贵族贾汉沙(1437-1467)将上卡拉巴赫的治理权指派给当地的亚美尼亚王子们,允许一位亚美尼亚领导者整合五个贵族家系各家系由称为“梅里克”的王子主导。这些王朝代表早期卡臣王朝的分支,也是中世纪阿尔扎赫国王的后裔他们的土地通常被称为“五公国”,俄罗斯帝国透过保罗一世于1799年6月2日发出的文件承认五位王子在他们的领域的主权状态。

波斯国王纳迪尔沙赋予这几位亚美尼亚王子行使最高权力,超越临近的亚美尼亚公国及高加索的穆斯林汗国的规格,以作为王子们在1720年代对抗奥斯曼土耳其人入侵时获胜的回报。

卡拉巴赫的这五个公国是由亚美尼亚人家族统治,并获得“梅里克”(王子)的头衔包括:

吉拉伯德公国:由梅里克-伊斯雷里安家族领导卡臣公国:由哈森-贾拉里安家族领导

这些亚美尼亚王子们维持对该地区的完整控制直到18世纪中期为止,在18世纪初期伊朗的纳迪尔沙取走北邻占贾诸汗的权力以惩罚他们支援萨非王朝。

在18世纪中期由于各王子之间的内部冲突,导致他们的实力弱化卡拉巴赫汗国因而形成。

1805年,卡拉巴赫的伊布拉希姆·哈里汗与代表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的帕维尔 · 齐贾诺夫将军签订库瑞克却条约,卡拉巴赫变成俄罗斯帝国保护国。据此条约,俄罗斯君主承诺伊布拉希姆 · 哈里汗及其后裔为该地区唯一的世袭统治者。然而此一新局面直到俄罗斯-波斯战争(1804-1813)结束后才被确认,战败的波斯经由1813年签订的古力斯坦条约正式将卡拉巴赫割让给俄罗斯帝国;外高加索的其余部分则在俄罗斯-波斯战争(1826-1828)结束后,于1828年的土克曼却条约条约并入俄罗斯帝国。

1822年,也就是由伊朗转手俄罗斯控制的9年后,卡拉巴赫汗国被分割,该地区变成的一部分。在卡拉巴赫汗国转移至俄罗斯之后,许多阿塞拜疆裔穆斯林家庭移民至波斯,同时也有许多亚美尼亚人被俄罗斯政府引诱而从波斯移民至卡拉巴赫。

今日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冲突根源于外高加索在苏维埃化过程中,约瑟夫 · 斯大林与高加索局(Kavburo)所作的决策。

1920年代早期,斯大林是苏联民族事务人民委员部部长该政府机构创建了高加索局。

1917年俄国革命之后,卡拉巴赫变成外高加索民主联邦共和国的一部分但该共和国很快分解为亚美尼亚人、阿塞拜疆人及格鲁吉亚人各自的国家。

在接下来的两年(1918–1920)里,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在包括卡拉巴赫的好几个地区发生一连串小型的战争。

1918年7月,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第一亚美尼亚人议会宣布该地区自治并成立国会与政府。不久奥斯曼军队进入卡拉巴赫,遭到亚美尼亚人的武力反抗。

英军司令部暂时承认柯斯洛夫 · 贝 · 苏尔坦诺夫(由亚拜塞然人政府任命)为卡拉巴赫与赞格祖尔的政府首长搁置巴黎和会最终的决定,该项决定遭受卡拉巴赫亚美尼亚人的反对。

1920年2月,卡拉巴赫国会初步同意阿塞拜疆的司法权,然而卡拉巴赫的其他亚美尼亚人持续进行游击作战未曾接受该项协议。该协议很快地在第九次卡拉巴赫议会里被废除,并宣告同年4月与亚美尼亚合并。

1920年4月,正当阿塞拜疆军队被封锁在卡拉巴赫以对抗当地的亚美尼亚武装势力之际,阿塞拜疆已被布尔什维克接管。

1920年8月10日,亚美尼亚与布尔什维克签订初步协议,同意在最终解决方案达成之前由一个暂时的布尔什维克占领此地区。

为了吸引民众支持该派系承诺将卡拉巴赫、纳希切万与赞格祖尔(分隔纳希切万与阿塞拜疆的长条状土地)分配给亚美尼亚。

然而苏联对土耳其也有长远的规划,希望借由他们的帮助,发展一条安全线。

为了安抚土耳其苏联同意一个分割方案:将赞格祖尔将纳入亚美尼亚的控制,而卡拉巴赫与纳希切万则交由阿塞拜疆人控制。若是土耳其没有意见,斯大林也有可能将卡拉巴赫交由亚美尼亚人控制。

最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于1923年7月7日在阿塞拜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之下建立。

1980年代末期至1990年代初期由于苏联开始瓦解,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问题再度浮现。因为抗议阿塞拜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推动强迫该地区阿塞拜疆化,居多数的亚美尼亚人在亚美尼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精神与物资支援下发起一项将自治州转移至亚美尼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社会运动。

为了能纳入亚美尼亚人村落并尽可能排除阿塞拜疆人村落州界被重划,重划后的行政区确保亚美尼亚人能过半数。

1987年8月,卡拉巴赫亚美尼亚人向莫斯科提交一份要求与亚美尼亚统一的请愿书上面有数万人的签名。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多数为亚美尼亚人信奉基督教。此外,还有信奉伊斯兰教的阿塞拜疆人以及信奉东正教的俄罗斯人和格鲁吉亚人、1923年以前该地区属亚美尼亚管辖。

1923年7月7日,该地区成立自治州并由联盟中央政府决定划归阿塞拜疆管辖。对此亚美尼亚一直十分不满,一有机会就要求联盟中央“纠正”为此亚美尼亚不少领导人在斯大林当政年代被作为“民族主义分子”惨遭压迫。

自1987年开始,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的民族主义运动强化起来,以不同方式要求将该自治州归还亚美尼亚管辖由于此使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国、两族之间的关系也紧张起来。

1988年2月至1994年5月之间,纳-卡战争爆发,3万人在冲突中丧生,多达23万阿塞拜疆的亚美尼亚人和80万亚美尼亚和卡拉巴赫的阿塞拜疆人由于冲突流离失所。在战争进行中,阿塞拜疆尝试制止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分裂主义运动同为苏联加盟共和国的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都陷入了旷日持久而又未正式宣战的卡拉巴赫山地战中。

当地议会投票赞成与阿塞拜疆统一,但是卡拉巴赫大多数人口在全民公决中投票赞成独立。

与亚美尼亚统一的要求在1980年代后期变得日益强烈运动开始时进行相对平和但是在之后的几个月中,随着苏联解体趋势日益明显逐渐成为两民族之间不断升级的暴力冲突双方互相指责对方进行种族清洗。

1988年2月20日,阿塞拜疆自治州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议会投票决定本地区与亚美尼亚统一。

1989年11月29日,苏联中央政府对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直辖统治结束该地区回归到阿塞拜疆的治理下,亚美尼亚最高苏维埃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议会宣布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与亚美尼亚统一。

1988年2月,苏共中央发表了公开信认为现有民族地区布局的任何更改都有损于民族之间的关系。公开信的内容立即引起亚美尼亚人的反对,首都埃里温20多万人上街游行,抗议苏共中央公开信的内容。阿塞拜疆的苏姆盖特市也立即发生针对亚美尼亚人的游行和骚乱,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宣布退出阿塞拜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要求并入亚美尼亚,导致该州阿、亚两族之间爆发武装冲突。

1991年9月,苏联解体的大环境助长了亚美尼亚人在阿塞拜疆的分裂运动。在阿塞拜疆宣布从苏联独立并撤销该飞地的自治权的同时,占多数的亚美尼亚人投票从阿塞拜疆分离。斯捷潘纳克特宣布成立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共和国,国土包括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和周边亚美尼亚人居住的阿塞拜疆地区。阿塞拜疆官方认为此项决议是非法的,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两国为争夺纳卡归属爆发战争。

1991年11月26日,阿塞拜疆废除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重新调整行政区划将该地区改置于阿塞拜疆的直接控制之下。

1991年12月10日,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宣布独立,但除了亚美尼亚以外不被国际所承认。

1992年,在俄罗斯倡议下,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现更名为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成立了由12国组成的明斯克小组,俄美法三国为该小组联合主席国。自此有关纳卡问题的不同级别谈判在明斯克小组框架内陆续举行,阿塞拜疆坚持保持本国领土完整,亚美尼亚则保护这个未被承认的共和国的利益,因为卡拉巴赫不是谈判方。巴库多次批评明斯克小组在谈判中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并且主张重审其形式。

1992年冬末冲突全面爆发,包括欧安组织在内的旨在达成双方共同参与的解决方案的国际斡旋失败。

1993年春亚美尼亚部队夺取了飞地外缘,使该地区的其他国家有被卷入的危险。

1994年5月12日,阿亚两国就全面停火达成协议,但两国至今仍因纳卡问题而处于敌对状态。阿塞拜疆丧失了对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控制权,以及对7个周边地区的全部或部分控制权。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亚美尼亚人部队控制前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州以外几乎9%的阿塞拜疆领土,而阿塞拜疆部队则控制沙胡米安与马尔塔克尔特、马尔图尼的东部尽管已经停火因为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军人之间的武装冲突而死亡者仍然持续发生。

在过去几年来已经有多位世界领导人与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总统会面,但维持停火的努力仍然失败。

1997年9月,三主席提出分阶段解决纳卡问题方案即亚先撤出纳卡以外的阿被占领土,然后就纳卡地位进行谈判。亚予以拒绝坚持纳卡作为一方参加谈判,并提出撤军与最终确定纳卡地位一揽子解决。

1998年11月明斯克小组提出阿同纳卡组成“共同国家”的方案,阿方认为该建议赋予纳卡同阿平等地位不能接受主张纳卡在阿主权范围内享有高度自治。

2006年12月10日,阿塞拜疆自行宣布独立的纳卡地区举行了关于该地区首部宪法的全民公投。据悉这部宪法称“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为主权国家,阿塞拜疆中央政府宣布阿塞拜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当天举行的所谓宪法公投是非法的。

2007年11月27日,阿塞拜疆国防部长萨法尔-阿比耶夫在阿斯塔纳出席独联体成员国国防部长联席会议后向媒体声称如果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领土争端问题仍未能解决,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之间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为100%战争迫在眉睫。

2008年10月24日,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在巴库发表就职演说,呼吁有关各方就纳卡问题进行谈判并表示阿塞拜疆将继续奉行与所有国家平等友好的外交政策。

2008年11月,俄罗斯、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三国总统在莫斯科州迈恩多尔夫城堡就纳卡问题举行会谈,并签署有关和平解决纳卡问题的声明 。

2008年12月,欧安组织56个成员国外长在赫尔辛基通过了解决纳卡问题的“赫尔辛基原则”。

2009年11月5日,亚美尼亚外长纳尔班江说亚美尼亚解决纳卡冲突地区问题的立场没有改变,亚方仍主张通过谈判解决这一问题。

2009年11月18日,亚美尼亚外交部长纳尔班江在议会会议上说,亚方主张继续在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框架内解决纳卡冲突地区问题反对将该问题同亚美尼亚与土耳其关系正常化进程联系起来。

2009年12月25日,阿塞拜疆外长埃尔马尔·马梅季亚罗夫在安卡拉说除非亚美尼亚从两国有争议的纳卡地区撤军否则外高加索地区实现稳定和安全的前景十分黯淡。

2010年10月,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和亚美尼亚总统萨尔基相在俄罗斯阿斯特拉罕举行会晤,三方共同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旨在为和平解决纳卡地区冲突创造互信氛围。

2010年10月24日,美国公共广播公司PBS)在全美上映一部备受赞誉并多次获奖的由Vardan Hovhannisyan导演的纪录片《战争与和平中人们的故事(A Story of People in War and Peace)》影片主要讲述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冲突。

2010年12月18日,亚美尼亚国民议会否决了有关承认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独立的草案。由亚美尼亚遗产党向国会递交的这份草案,只得到了13名议员的支持。

亚美尼亚总统萨尔基相曾于12月初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阿斯塔纳)召开的欧安组织首脑峰会上发表的讲话中就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问题指责了阿塞拜疆,并表示阿塞拜疆的侵略态度是导致问题无法得以解决的根本。萨尔基相曾指出:若阿塞拜疆不改变态度的话他们将会承认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共和国并曾强调为巩固其地位将会竭尽全力,但事实上亚美尼亚至今还未作出任何行动。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仍被亚美尼亚部队所占领,国际社会在欧安组织成立的明斯克小组框架下正在寻求解决途径。在美国、俄罗斯和法国的积极参与下进行的谈判中,问题还未得到解决双方还尚未达成共识此外近两年里在俄罗斯的倡导下双方领导人每月都会进行一次会谈。

2012年1月23日,俄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透露: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总统在索契同俄罗斯总统的三方会晤中承认,在卡拉巴赫问题上必须避免极端立场而是主张继续努力拉近双方立场。

2012年6月19日,俄罗斯、美国和法国总统对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总统未就调解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采取决定性举措表示遗憾,呼吁各方就解决问题的主要原则加快达成共识。三国领导人在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通过的联合声明指出:我们对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总统未采取决定性举措而感到遗憾,我们曾于2011年5月26日在多维尔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做出这一呼吁 他们呼吁亚阿两国总统履行义务,就调解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的主要原则(见2012年1月23日的索契声明)加快达成共识。

2013年12月27日,阿塞拜疆Trend通讯社根据该国总统办公厅社会政治问题处处长阿里·加萨诺夫的声明报道巴库正式反对亚美尼亚加入关税同盟直到纳卡冲突解决为止。

2020年9月27日,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纳卡地区爆发新一轮冲突,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双方均指责对方违反停火协议,率先发动军事行动。

2020年11月11日,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两国领导人10日宣布,已与俄罗斯签署三方协议,两国同意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完全停火”。停火协议即日起生效,俄罗斯维和人员将进驻纳卡地区。

2020年11月20日,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表示,俄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地区已完成维和人员部署。据俄罗斯总统网站20日发布的消息,总统普京当天就俄在纳卡地区的维和任务召开视频会议。绍伊古在会上说,俄在纳卡地区已完成维和人员部署,并开始执行维和任务。俄军向纳卡地区运送了1960名维和人员和各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以及行政区划分为7个省和1个直辖市。分别是:沙胡米安省、马尔塔克尔特省、阿斯凯兰省、马尔图尼省、哈德鲁特省、舒沙省、卡扎赫省和斯捷帕纳克特市。

(Arayik Harutyunyan),1973年12月14日出生,2020年5月21日就任。政治人物与经济学家,曾任阿尔察赫总理与国民议会财政预算与经济管理委员会主席。

2017年9月25日-2018年6月6日,任阿尔察赫第1任“国务部部长”。

2020年9月28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分别与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和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通话,再次呼吁两国领导人立即采取措施,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冲突地区实现停火

2008年9月16日,俄罗斯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重申,俄罗斯在调解纳卡问题上的立场没有改变并表示支持双方继续进行直接谈判。

2009年6月26日,俄罗斯总统德米特里 · 梅德韦杰夫在巴库结束与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 ·阿利耶夫谈判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声明。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得到解决的那一天已指日可待,并且俄罗斯为此将尽最大的努力。

2013年4月25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表示,莫斯科认为在调解纳卡冲突问题上没有进展。

2013年5月21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莫斯科与阿塞拜疆外长马梅季亚罗夫会谈之后表示,莫斯科认为有关纳卡的局势绝对不能接受因为实际上它对亚美尼亚造成经济封锁。

2013年8月13日,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 · 普京认为纳卡问题只能通过政治手段解决。

2012年6月6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对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武装力量在接触线上的局势升级表示不安。

2008年11月5日,土耳其总统居尔说土耳其将与阿塞拜疆就解决纳卡问题开展积极合作。

2010年5月27日,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就纳卡地区选举事回答了记者提问,表示中方在纳卡问题上的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

中方在上述问题上的立场没有变化希望有关各方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准则和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通过协商和对话找到各方都能接受的办法和平解决纳卡问题。

这不仅符合阿塞拜疆、亚美尼亚两国的利益,也有利于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发展。

2013年10月18日,北约秘书长驻南高加索和中亚国家特派代表詹姆士 · 阿帕图拉伊在北约新闻中心表示,除和平谈判进程和妥协外纳卡冲突不存在另一种解决途径。

纳卡实际上处于独立状态但未被包括亚美尼亚在内的任何联合国会员国承认,仅被阿布哈兹南奥塞梯德左三个联合国非会员国互相承认。

万象大会年度创作者 百家榜创作者 百家号金牌导师 历史学博士 学者,学者 历史学博士,历史爱好者,优质创作者

和平与发展是时代主题和世界各国人民共同的愿景,但和平的主流下,地区冲突甚至战争时有发生,严重威胁着世界的发展。在新冠疫情肆虐世界的大背景下,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的战争吸引了世界的密切关注。事实上,两国的领土纠纷由来已久,那这个恶果是谁种下的?

就这样,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共和国从建立之初就处于一种尴尬的场面,阿塞拜疆想抢又抢不回来,但又不想承认它独立。不过纳卡共和国却还不在意,独立建国后开始组建政府、建立军队,推选出了总统、总理,定首都为斯捷潘纳克特,还把这个小小的国家划分出七省一直辖市,俨然形成了严密的国家体系。

尽管国际社会普遍承认阿塞拜疆对纳卡地区的主权,但纳卡地区拥有自己的国号,即“纳卡共和国”。在这个“共和国”里,纳卡人拥有自己的武装,并使用亚美尼亚相同的货币。

在苏联时期纳卡州(亚美尼亚人占主体)是阿塞拜疆加盟共和国下辖的自治州,但苏联解体之际,自治州和周边地区希望与亚美尼亚统一,但被苏联和阿塞拜疆拒绝,后又宣布独立(至今依旧事实独立,国际上均视为阿塞拜疆领土),引发了两国武装冲突。

纳卡共和国的国旗,整体看起来和亚美尼亚差不多,红色象征保卫国家的战斗中流的鲜血,蓝色象征对自由的热爱,橙色象征面包,唯独不同的是增加了一道指向西边的白色箭头状图案,象征着当前国家依然脱离亚美尼亚,没能回归祖国怀抱。

Related Posts

NBA球队最新市值:首次出现2支60亿球队尼克斯霸主地位遭遇挑战

市值最低的5支球队分别是雷霆 Read More

与民同乐布莱顿球员与球迷一起乘火车返程

北京时间4月17日晚,英冠第4Read More

不是暴发户!纽卡斯尔队史名帅+球

随着收购一事宣告结束,纽卡斯尔Read More

Comments are Closed